当前位置:主页>市场行情>
外资狩猎中国新能源市场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 过去四年,外资主要涉足中国的风能和太阳能市场,现在它们向第二代生物燃料技术以及节能技术市场迈进。尽管充满各种风险,但中国已是世界上最活跃的新能源投资市场。

  在一张写满英文单词的纸上,美国Primafuel公司总裁理查德·伍兹重重写下了“Oxygen”(氧气),然后向记者滔滔不绝地谈起他们公司在中国的辽阔前景。

  这一幕发生在8月初北京的一个碳交易论坛上,最近一年来,记者不断遇到类似的情景。

  Primafuel是一家美国新能源生物技术公司,它正在向中国新能源市场进军。它的同路人还有众多外资基金和其他能源技术公司。

  中国政府为它们描绘了极具吸引力的前景:到2020年,中国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例将从16%上升到21%。

  这催生了一个价值数千亿的大市场,也使外资蜂拥进入这个领域。过去的四年间,国际资本主要涉足中国的风能和太阳能市场,现在它们向第二代生物燃料技术以及节能技术市场迈进。

  争夺第二代生物燃料技术

  “我们正处于第一代生物燃料技术向第二代过渡的时期。”理查德·伍兹说。第一代生物燃料技术是直接用植物的油料生产生物柴油,或者把玉米转为乙醇。

  为了减少石油的依赖,过去的几年间,各个国家纷纷投入巨资研发生物燃料技术,从欧洲、美国直到巴西,以消耗粮食为主的生物燃料开始了对土地的争夺。

  英国廷德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韬说,目前国际上通行的生物燃料发展主要有美国、欧盟以及巴西的三种发展模式。其中美国做玉米乙醇,欧洲主要从油菜籽提炼生物柴油,而巴西则发展甘蔗乙醇。

  但是,当粮食进入了油箱而不是饭碗的时候,政治家、环保主义者们不高兴了。在他们看来,以上三种模式面对粮食安全、生态环保等诸多挑战。“巴西的模式对热带雨林的生态、对社会发展是否真的是可持续呢?这在目前还不明朗。”挪威奥斯陆国际气候和环境研究中心的甘霖博士充满疑问。

  当一船船玉米变成乙醇的时候,国际粮价也像坐上了火箭。生物燃料与人争地、争粮进而推高国际粮价,成了主流的批评声。

  过去的几年内,中国已经在生物燃料上取得了长足进步。中国的吉林燃料乙醇、黑龙江华润酒精与安徽丰原等企业通过玉米乙醇消化了大批陈化粮,但是此后各地纷纷上马燃料乙醇企业,为了保证国内粮食安全,2007年,国家发改委严厉表示,以后将不再批复以粮食为原料的燃料乙醇企业。已经投产的企业也在提高非粮作物的比例,比如用木薯、甜高粱。

  种种压力之下,国际上开发生物燃料的企业将目标锁定在第二代生物燃料技术,比如纤维素乙醇,非粮作物如蓝藻等做生物柴油、生物质液化等。
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